1 2 3
©三孔舟 | Powered by LOFTER

暗色的天幕下,篝火周围一片赤黄,远处打来的七彩光投映出稀稀拉拉的人影。人群背对圆月,看不清对面人的脸庞。两只陌生的手拽住我的双手,手的主人都披着藏式女式丝巾和一张会同时大叫和欢笑的嘴,低沉的夜色模糊了他们所有的个人特色。
人群拉起双手,揉成一个皱皱巴巴的圆,在主持人的寥寥几句下,人群开始转圈,那皱皱巴巴的圆变型并且扯断。人与人互相拉扯,他们尖叫和欢笑,像突围的将士一般冲向篝火,年幼的孩子扑倒在沙漠上扬起黄沙。几个拍照的人像袋鼠一般窜来窜去。于是我知道,后山的黄色沙漠上又形成一片崭新的脚印,这些脚印和古代死人的脚印并没有多大区别,凌乱,松散,并且终将被风沙所掩埋。
篝火熄灭后,人群的惊叫声和远处鼓手...

甘肃那边,馒头有些无味。鱼汤是番茄红,味道像番茄酱,夹鱼肉如生撕面包,味道偏淡,不鲜。汤总体偏淡。豆腐味道有些重,味道还不赖。据说是低产儿的蔬菜反倒是特色,颜色青翠漂亮,没有油盐味,吃来嘎嘣脆,味道很棒,尤其是包菜。
果品都很便宜。个头挺大的一只哈密瓜就卖10块,还是商家给亲自挑的,是冰冻的,味道挺甜,运货时撞坏的部分会发苦。大红枣味道还不错,10块钱三袋,每袋约莫四五十个枣。
试吃了冰冻过的大花生,先是觉得冰,久嚼后觉得略苦,不知晾一晾后味道如何。
饮品冷饮都很贵。

群籁虽参差,适我无非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