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三孔舟 | Powered by LOFTER

【素秦】点灯记

自产自销吃素秦

一、游荡
冷天,冷地,冷霜。
荒国,荒城,荒地。
一群衣衫褴褛,孤苦无依的人。
一群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人。

荒冢。
说是冢,不如说它是个垃圾场。
过时了的菜叶子发出腐怪的气味。融化的甜饮带来甜腻沾湿的恶感。粘稠的液体从塑料袋的破口处流出,落地无声,显得阴森鬼寂。洞渐渐变大,偶而掉出些玻璃屑和铁钉子。教半夜的拾荒者磕到,也不察觉到疼痛,天明一瞥脚上腿上都是血,也不在意。一阵风传来,垃圾四散,好一场垃圾雨。风里食物和血的味道引来了飞虫,在半夜里咝咝的叫。

唯一的那座坟,没有松陪,没有墓碑,没有死者的姓名,什么也没有,因着他周围干干净净,人们便猜想这块地底下大概是个坟。
一个人佝偻着身子默默在昏暗无光的地里前行。你简直难以想象它居然是个人,而不是一个由稍显干爽但仍旧散发一股臭味的塑料袋组成的+型手工艺品。这个人的四肢、躯体均是由含着皱皱巴巴的报纸的塑料袋系着的,这“衣服”透风,透风口扎着个蝴蝶结,整个人看着又怪又丑又脏。
秦假仙的背后曾和歧路人一样有个布袋,只是这个布袋上有着数不胜数的补丁,它本来就是由破布制成的,材质,颜色均大不相同,所幸它终究是个布袋,有粗陋但可靠的麻绳将其牢牢地固定在肩上,稳稳的装起比双手所能拿的多得多的东西。
秦假仙在歧路人死后,在晦暗崎岖但比垃圾场不知干净多少倍的地道里,匍匐而行,终于摸到了歧路人背后的布袋。可他摸遍布袋,什么也没摸出。
歧路人的布袋,装过菩萨印十式秘笈,装过小山,装过曾经的宝剑,可现在什么也没有剩下。
据说集境有芥子虚弥宝物,可按照要求做成千奇百怪的形状,可容纳各种物品,必要时还可化作罗网作为武器,最重要的是它滴血认主,主人一旦身死,内里一切物品即化为乌有。
据说这种宝物只有传说中的三宫六殿十二楼拥有,它骨子里透出高贵神秘骄傲淡漠无所谓的气息,它不是真正的布袋,在主人身死后可以不能过继给他人,至少让剩下的人生活得更好。

评论
热度(3)

群籁虽参差,适我无非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