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三孔舟 | Powered by LOFTER

【素秦】点灯记2

自产自销冷cp

二、初会
秦假仙曾捡到过一本他人丢弃的线装本,蓝色夹白的封面,白中泛黄带绿的线,有一指厚。
秦假仙刚捡到它的时候,它沾着被雨水污水浸透的老叶,腐烂而带有陈臭。线乱七八糟地鼓在装订洞里,在不知是何成分的液体的作用下粘在一起,还有线脱开来。
秦假仙把树叶挑开,把书揣在怀里,去通光处晒了两三天的阳光后,把干硬的线抽出来。秦假仙织过布袋,手工自是不错,把沾水的线撕开,绕成三股线,照着原样绕了几圈,最后打了个死结,只是原本线就干硬,成品看去绷得挺紧。
自从得了这小册子后,秦假仙逢人便夸耀自己是读书人,颇有自视甚高,却沦落到给人收尸的幽怨。
“我秦某人当年也是个读书人啦,想当年你们这些人见到我都要低着头恭恭敬敬的啦!”
知道秦假仙底细的都哼哼哈哈的打趣他,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为着教他出丑,指着某某段问他怎么念。秦假仙自是大多数不认识的,但他是什么人呀!不会念照样编给他听,他念得振振有词,好似真有那回事似的。旁观者都相信秦假仙曾当过读书人的事了,但也只相信一半,毕竟这个家伙最喜吹牛,完全没有高人的神秘感。再说有这点往事也没啥,现在大家都在这块地方拾荒,谁也不比谁高贵。
一日,秦假仙再次在集伙吃晚饭之时,炫耀自己的那本线装本,收获了不少人有如潮水一般的仰慕之情,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,于是编得愈加天花乱坠。拼完饭众人各自散开后,甫大摇大摆地走至转角处,寻然有个人对他道,“愿不愿意让劣者乐雕缘教你念三字经?”
闲来无事,恰经此地,素还真只觉得这个被人群围着,讲些与手上一本《三字经》内容南辕北辙的秦假仙很有趣。
切观其面相,乃极贱之相,无可再贱,是以有转运之兆。自己遇上他,也算是缘分。
秦假仙睁圆了眼望着走来的素还真。漩涡眉,朱砂痣,白发披肩,头顶莲冠。身穿黑色主打,辅以红黄二色的道袍,左手金叶,右手拂尘,一副修道人形象。
情知自身真实才学已被对方看穿,秦假仙却不想失了面子,“好,本仙便考验考验你有几分能为。”
素还真轻哂一声,纤长手指拈起书的封面,轻轻翻过。
“人之初,性本善。⋯⋯”
“三才者,天地人。三光者,日月星。⋯⋯”
在与一点红辩论之时,在思考龙骨圣刀上三孔意义之秋,秦假仙第一想到的便是那一指宽的《三字经》。
自此以后,每逢夜晚,素还真便在那一隅教习秦假仙。不仅是具备启蒙意义的《三字经》,更有儒家的四书五经,道家的老庄学说,佛家的经典。秦假仙很聪明,领悟得很快。
秦假仙想的是,乐雕缘绝非一个普通的修道者。
素还真则是感慨,一个有天赋的人却没有学习文化知识的机会。一时之间,不知自身的选择是对是错。

评论

群籁虽参差,适我无非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