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三孔舟 | Powered by LOFTER

海市蜃楼(1)

这个灵感在我心中盘旋了整整一周,然后只写成那么短一点文笔不好还满是负能量。其实我有把能量转正的一点点想法。先放着吧。


网中人从他身边经过时,似乎只是将他当作一个物什,鬼祭贪魔殿随处可见的野草杂花——随随便便的就践踏过去了。
冷冰冰的鞋尖压着胸膛,衣甲处渗出经夜战斗留下的黑血,牵动出全身的酸痛。当那双鞋抬上去的时候,脚后跟的倒刺又划出一道伤口,血从皮肤里浸出来,像被门栓夹住的狼爪漏气时那般的。
真是对帝尊一点敬意也无。
要说网中人心里不介怀,那是不可能的。毕竟虽然披着魔甲,他真实地败在这个黄口小儿之下。
鬼祭贪魔殿,这个曾经的灵界所在,网中人尝鲜血染身,跪拜向一个人族小子谢罪。战败的耻辱浇彻心头。不甘。愤怒。还有敬意。
修罗帝国实力至上。
但是后来发生了这样的事,网中人心中升腾起的那一缕敬意也烟消云散了。帝尊不应该这样,既不应当忍受屈辱也不应该在受屈辱之后默不作声。

那日晚上,他和网中人靠在荒石野草处喘息,久战的累苦,困意的催人,两人都有些迷迷糊糊⋯⋯
然后第二天醒来便发现已然成了这样。

“妖神将啊,走路要宽心,踩着了路边的花花草草⋯⋯可是不好的。”

亲爱的大哥父亲还有小弟,我当过炎魔幻十郎也当过戮世摩罗,身子被糟蹋还被人凌侮。我回不来,也不想回来了。


评论

群籁虽参差,适我无非新